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怀念旧版
 
2017年度事业单位年.. [2018/3/15]
关于印发《第三次全国土.. [2018/2/9]
综合楼暨写字楼招租方案 [2017/11/20]
营造工作环境,你做了多.. [2017/11/20]
宁方助在乔迁仪式上的讲.. [2017/10/17]
关于下发“公益性在哪里.. [2017/9/5]
法定代表人变更信息公开 [2017/8/24]
“公益性在哪里”解放思.. [2017/8/21]
宁方助在“公益性在哪里.. [2017/8/11]
马宁在“公益性在哪里”.. [2017/8/11]
  通知公告
营造工作环境,你做了多少?

发布日期:[2017/11/20 12:08:18]   来源:山东省煤田地质局第三勘探队

自地勘单位属地化管理改革以来,地勘单位面临了全新的发展环境。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相关监管部门,都对地勘单位提出了新的要求。其中,不乏不适应地质工作规律的现象。

对此,许多地勘人认为,是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不了解地质工作特殊性造成的。

这种观点粗看没什么错,但细想却有一定问题。一是从特殊性看,它并不是只表现在地质行业,其实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特殊性;二是从思维方法看,这种观点显然是强调外部原因多于自身原因。

倘若换个思维方法,从自身找找原因会有什么结果呢?鱼眼以为,地质工作不为人知、不为人理解最大的原因就是,地质人自己没有做好地学科普工作。

鱼眼这一观点,也是从对众多地勘单位的观察中得出的:许多地勘单位明明已处于所在市的闹市区,但自己的宣传栏却一直放在院内,有的单位甚至就挂在楼道中。宣传上花的钱不少,可宣传的对象始终定位于自己;做完项目就将成果封存,然后再去申请下一个项目,在地质行业几乎是普遍存在的现象,鱼眼也曾给多个地勘单位、特别是单位的年轻人提过建议,和附近学校、社区联系当他们的科普辅导员,但直到现在仍没人响应。

其实,地质是与人关系最为密切的行业。通过地学科普让人学习掌握地球科学知识,既是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也是地质人改善自身工作环境有效办法之一。因为人生活在地球上,不按地球运行的规律来规范自己的行为,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以著名的北京古城为例,西直门城墙之所以不象其他几个拐角那样呈直角形,就是因为下面有条断裂带。古人虽不知道这一地学知识,但一定是在城墙反复坍塌后而“裁直取弯”的。

几年前,鱼眼曾写过一个给地学工作者增加科普硬任务的短文,今天拟再次翻出来发一次。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营造良好的地质工作环境,一定要先立足靠自己。

如何靠自己呢?鱼眼目前想到以下几点:一是单位出面与各级党校、中小学校、社区联系,向这些单位派出自己的专业技术人员,或进行地学科普讲座、或介绍自己所做项目,并尽可能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公众联系起来;二是地质技术人员应给自己定科普任务,主动走进学校、社区;三是单位宣传栏最好走出单位大院,若能与城管、科协等协商将单位门前变成地学科普长廊更好。

总之,自己的工作环境改善,一定要确立靠自己的理念。外力是改善因素之一,但若自己都不想为改善工作环境努力,又怎么能期待别人为你努力呢!

附:给地学工作者增加点科普硬任务 

地球科学是支撑人类文明发展的六大基础学科之一。但就是这样一门重要的学科,其自身的发展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从我国地学的发展现状看,这种挑战起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现在一些学习地球科学的学生越来越不愿意深入野外地质工作现场,存在理论学习与生产实践严重脱节的现象。一些地质院校因各类公共课程增加等原因,压缩地学专业课时、减少学生实习时间;一些大学毕业生分配到地质工作单位后,因野外工作条件艰苦、与其他行业相比待遇较差等原因,也不情愿到野外地质工作现场去。

二是现在一些从事地学研究与实践的科技人员缺乏对地球科学普及意识。国土资源部相关领导曾在有关地质工作会议上指出,许多地学科技工作者们申报项目的积极性很高,做项目的水平也很高,但做完项目后往往把资料往柜子一锁了事,非常不注重成果的社会推广和转化应用。

如果说一门学科的发展要靠学校教育与社会普及两个阶段来完成的话,那么我国地学领域出现的这两个现象,有可能严重制约这一学科向更高的水平发展。这是因为,地学是一门理论与实践结合十分紧密的学科,如果地质院校在理论教学与社会实践上出现脱节,培养出来的学生将“先天不足”;地学工作者不注重研究成果的社会普及,则将让地球科学沦为一门“曲高和寡”的学科。如何改变这种状况,值得每一名地学工作者思考。

在笔者听到的一则趣闻中,或许能找到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任何领域的科学家只要承担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就必须完成一个硬任务,即要向学生或其他公众做一次演讲,介绍自己所研究项目的进展、成果及社会意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为改变我国地学知识和地学研究成果宣传普及不够的现状,是否也应该借鉴国外的办法,给地学工作者增加点科普硬任务呢?

显然,增加这种硬任务是很有必要的。现在,一些地学工作者在谈到立项难的问题时,往往把原因归结为社会及有关部门对地质工作的特殊性不理解,而很少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试想,没有地学工作者对地学知识的普及推广,人们怎么会认识到地质工作的特殊性呢?而缺少公众的理解和政府的支持,地学的发展又怎会顺利呢?

目前,我国公民的纳税人意识普遍不强,很多人认为政府出资搞科研与自己无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纳税人会逐渐意识到,国家搞科研的资金是自己纳税积累的,他们有权利知道科研项目的相关情况。到那时,地学工作者如果再关起门来搞研究,或者把研究成果束之高搁,恐怕就会遭到更多的质疑。

由此可见,给地学工作者增加科普硬任务,无论对普及地学知识、促进学科发展,还是对促进更多、更好、更快地立项,都是大有裨益的。

(信息来源:鱼眼看矿业)

打印此页】 【顶部】【关闭】